iOS14泄密苹果或正与宝马合作用iPhone解锁汽车

[PConline 资讯] 据外媒9to5Mac爆料,从泄露的iOS14相关代码中发现,苹果或正与宝马公司合作。宝马或许成为第一个支持CarKey功能的制造商。

而信息学奥赛并未参与申报。当时,信息学奥赛主办方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举办夏令营、竞赛活动等存在成本,而学会并没有经费覆盖成本,因此“零收费”就等于扼杀了竞赛。

随后,信息学奥赛主办方CCF通过官网将其向全社会所做的承诺公开,其中关于收费问题的承诺表述为“竞赛时,本学会不向学生及所在学校收取任何竞赛费用。”

NOI2019于2019年7月14-20日在广州举行。2019年6月,NOI官网发布NOI2019的报名通知,第一条即明确:“参赛费0元”,即参加竞赛的选手无须缴纳参赛费。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看来,上述“某种原因”就是经费问题。正如CCF此前曾经表态时所称“没有经费支持是不可能举办任何竞赛的。”

曾因“零收费”问题缺席全国性竞赛名单

此外,对于日前教育部公布的2020年起原有高校自主招生方式不再使用、推出“强基计划”,杜子德表示,联赛的恢复与这一消息无关,在这之前已有恢复计划。

而NOI即为人们熟知的“信息学奥赛“,是“五大学科竞赛”之一,此前,信息学奥赛的结果被部分学校拿来作为自主招生的录取指标之一。据其官网介绍,该竞赛自1984年开始举办,是国内包括港澳在内的省级代表队最高水平的大赛。

今日(1月21日),杜子德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信息学联赛恢复后,CSP认证将继续举办,二者互不影响。

曾因“某种原因”暂停竞赛,推出“CSP认证”

同时,CCF称,自身为非营利(NPO)机构,无任何国家财政拨款。必须自筹经费以支持这一活动的正常开展。

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目前有关方面的资助“还没有完全落实”,所以对资助方暂不予公开,但可能性极大,恢复NOIP没有太大问题。

NOIP全称为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是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的一部分。除NOIP外,NOI还包括冬令营、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IOI等。

“强基计划对信息学奥赛是利好,能够让NOI回归其本质和属性,让希望通过参加NOI而获得捷径上大学者远离NOI”,杜子德称,NOI从来就不是上大学的预科班,而是针对学有余力而有兴趣的中学生课外的计算机科学活动,关于这一点,不管外界有多少干扰,CCF都不会改变。

暂停一周后,2019年8月23日,CCF推出了“CSP非专业级别能力认证”,在校生可参加。并强调“CSP认证不纳入行政轨道,不建议将CSP成绩作为职业晋升和升学的唯一依据,不建议以功利的心态参加CSP认证。”

但在该通知的第二条,则提到选手食宿费用,为选手提供两种选择方式。一种是“选手自己选择酒店,自己解决餐饮,自办保险,赛前到指定地点报到,并出示相关证明,不符合要求者不能注册。证明包括:活动期间选手个人保险单、酒店住宿订单等。”

2018年9月,教育部开始对各类竞赛活动进行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需进行申报、审核。教育部要求,申报单位要提交一份“举办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承诺书”,须承诺“不向学生、学校收取成本费、工本费、活动费、报名费、食宿费和其他各种名目的费用,做到‘零收费’”。

但2019年2月,信息学奥赛又回归到教育部公布的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中。教育部发布的公告显示,“主办单位自主申报并作出‘零收费’等方面承诺。”

另一种方式为,“选择第三方服务公司,该公司提供竞赛7天的住宿、餐饮、保险等一整套服务,所需费用2400元/人,直接缴给服务公司。”选手可二选一。

对于公众普遍关心的收费问题,杜子德表示,此后信息学奥赛收费方式仍将履行此前承诺:“参赛费零元”,即参加竞赛的选手无须缴纳参赛费,但参赛人员的餐饮费、住宿费、交通费、意外伤害保险费、社会活动费以及其他必要的费用需要由参赛者承担。

事实上,2019年1月,信息学奥赛就曾缺席教育部公示的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并因此引起舆论关注。

而在相关人士向宝马公司提问时,该公司做出回应:“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确认您的要求,也不能给您更多的细节。我们想请您参阅我们的新闻稿。”在去年12月有关的新闻稿中,发现含有关于宝马对全新智能手机和手表的数字钥匙标准的做法。

NOI2019“参赛费0元”,但存在食宿费用

“既然有可能得到资助,那就恢复吧。”今日(1月21日),杜子德对新京报记者说。

而关于费用的收取理由,公告中也有说明:为满足有关方面的要求,学会已向全社会承诺,在NOI竞赛举办期间不收竞赛费,但参赛人员的餐饮费、住宿费、交通费、意外伤害保险费、社会活动费以及其他必要的费用需要由参赛者承担。“本着‘受益者付费’的原则,向参赛学生收取这部分费用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

新京报记者 冯琪 编辑 方怡君 校对 张彦君